原村建科女工作人员张薇

2020-08-24 19:11

原来在2000年3、4月份,泰兴市一些乡镇进行了区划调整,原来的十里甸乡一部分并入了姚王镇,一部分并入了现在的济川街道办,该负责人就是承担并入地块的拆迁项目。该负责人称,去年7月份工作人员逐家逐户上门开展拆迁动员和实地丈量,张晓军并没有向工作人员出示过《许可证》,但到了10月份准备签订《拆迁补偿协议书》时,他却拿出了《许可证》。该负责人认为《许可证》的真实性值得怀疑。

11月27日,民警将李亮请到了公安机关,据李某交代,他当时在建设局的执法大队上班,利用职务之便,以练习书法为名,拿了一些空白的《许可证》,李友军找到他要求办理时,他又找人私刻了两枚公章,并以4000元每本的价格卖给了李友军。事后,李友军多次介绍他人与其认识,请求帮别人办理假的《许可证》,看到其中的巨大利益后,他将原先4000元一本的价格逐步抬高到了10万元一本,非法获利18.95万元。由于李亮的帮忙,多名被拆迁群众获得了巨额拆迁补偿款,最多的一次性领取184万元。但李亮没有想到的是,充当介绍的人李友军也利用他非法获取了16万元。

民警在对10多本许可证进行逐一鉴定后发现,有一本署名李友军的编号与其他《许可证》不连号,加盖的公章也是伪造的。李友军投案后交代,他是在浴室遇到了一个熟人,请他帮着办的。

其实,在过去的11月中,民警并没有闲着,有一个人被民警一直关注着,原村建科女工作人员张薇。区划调整后,她一直无业在家。

11个月后的2012年9月份的一天,事情发生了转机。济川南路东侧地址拆迁项目部的负责人再次来到公安机关,这次他带来了10多本《许可证》,他告诉民警,拆迁户已经凭着这些证从项目部领取了500多万元拆迁款。

警方感觉事情重大,随即带着张晓军的《村镇工程建设许可证》去了权威机构,对书写时间进行鉴定。结果表明,这是一张先写好落款日期和盖好章的许可证,证上的内容是在落款日期之后写的。通过鉴定,也表明《许可证》确实是由江苏省建设厅统一制发的,加盖的“十里乡镇人民政府”的印章也是真的。但仅凭书写日期晚于落款时间这一个证据就认定这本《许可证》是假的或是伪造的,警方认为有些勉强,很难做出准确定性。而且原乡村建科科长已经去世,合并之后,包括空白许可证在内的档案资料都无法查找。

泰兴市济川街道办济川南路东侧地块拆迁项目中,20多个拆迁户通过买卖伪造的《村镇工程建设许可证》(以下简称《许可证》),将名下没有合法手续的自建房屋“转正”,骗取拆迁补偿款。最多的一名拆迁户拿着《许可证》骗取了235.2万元的巨额补偿。截至到2013年1月28日,江苏省泰兴市公安局侦办的拆迁诈骗案专案组的帐户上总金额已达到1000万元。

民警将这些证全都摆到一起很快发现了疑点:十多本证都是崭新的,印刷编号也是连号的。通过字迹鉴定,其中一些证上的字迹有明显的伪装痕迹。

张晓军、张薇及其父亲因伪造《许可证》骗取拆迁款的消息很快传开,案件的调查工作也大大出乎民警的意料。几天内曾经用假证骗取过拆迁补偿的多位群众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

对他的话,民警始终都觉得怀疑,追问之下,李友军不得不交代,他是请市建设局的李亮办理的,当时他以每本4000元的价格共为自己和亲戚办了3本《许可证》。

谁会有这么多连号的《许可证》?警方判断可能性只有一种——区划调整时,有人将整本加盖了公章的空白《许可证》拿走了。那又会是谁呢?

根据张晓军交代的情况,民警立即将张薇及其父亲控制。二人交代,区划调整后,张薇直接将一本盖有公章的《村镇建设许可证》带回了家,这次拆迁过程中,先后为他人填写了7张空白的许可证,最多的一名拆迁户拿着许可证骗取了235.2万元的巨额补偿。

目前,泰兴警方已依法对涉案的2名主要犯罪嫌疑人执行逮捕,另有19名涉案人员被取保候审。(文中涉案人员皆为化名)(陆裕顺、姚冬冬、黄銮)

据警方透露,目前泰兴警方已依法对涉案的原十里甸乡村建科工作人员张薇、泰兴市建设局工作人员李亮2名主要犯罪嫌疑人执行逮捕,另有19名涉案人员因自首、主动退回赃款等行为被取保候审。

事情从2011年10月份说起。一天,泰兴市济川街道办济川南路东侧地块拆迁项目部的一位负责人来到该市公安局报案称,怀疑拆迁户张晓军用假《许可证》骗取了40多万元拆迁款。

在综合了大量前期秘密调查的情况后,2012年11月20日,泰兴市公安局正式立案,民警将张晓军作为案件的突破口,公开对其进行传唤,重点是查清他所持的《许可证》的来源。据张晓军交代,得知道自己的房屋将被拆迁,为获取更多的拆迁补偿,他找到了原村建科张某的父亲,请张某为其填写了一张空白的《江苏省村镇工程建设许可证》,并拿着这本《许可证》到拆迁项目部顺利地领取了41万元补偿款。